ぺ寳゛b_﹖

【A/Z】【奈因奈短篇】青青子衿·悠悠我心(后)

光的最终幻想:

    三千世界鸦杀尽,万渡轮回只此生。


    第二天,站在相同的地方,仰望高高在上的金发男子,眼中无丝毫暗涌,死气沉沉。左眼的血已经止住,但依旧隐隐作痛。轻轻用手覆上左眼,右眼竟然在转瞬即逝间失去了焦距,模糊了眼前那一抹嫣红。


    你的眼睛不舒服吗?


    什么时候可以释放我方的人。


    帮你找医生来看看吧,免得有人说我泱泱薇瑟帝国欺负他国来使。


    我们可以尽早敲定释放俘虏一事了吧。


    眼睛的伤拖久了可不好。


    我们是不是该谈正事了?


    我现在跟你谈的就是正事!这就是我的正事!


    怎么又生气了…在火星呆久了适应不了地球的空气吗?


    你到底…


    我愿意交换,如果…用我自己可以换回其他人的话…只不过请你遵守日内瓦公约,禁止虐待俘虏。


    我怎么…舍得…
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吐出来时几乎越来越小声,或许眼前的人根本没听见。一步步走下台阶,眼神中净是复杂的滋味,直到那人面前,金发伯爵突然掏出藏在腰侧的精巧军刀,在自己的右腕动脉上,当着他的面,狠狠地割了下去。


    鲜血一滴一滴,在伊奈帆的瞳孔中赫然显眼。


    你…干…什么!


    伊奈帆的诧异让他来不及躲开斯雷因突发的一下腹部重击,直到意识完全模糊之前,残留的,只有对方的血液滴到自己脸上的细微触感。


    斯雷因搂着怀中之人缓缓坐下,左手轻抚着昏厥少年的黑发,右手伸直少年唇边,让动脉滴落的血液滴滴渗入对方的嘴里。


    你当初为我输送的这些血液,如数奉还…只求…此生相识……哪怕…永世不见…


    苍白的脸色逐显惨白,一丝酸楚的笑容停在嘴角久久未散。


    眼神迷离之际,突然唇边传来一丝温暖,还有渐渐流入口中的腥甜血液。


    定睛一看,依然是双眼淡然,偶尔的温柔一闪而过。


    伊奈帆迅速撕下衬衫一角,轻轻举起斯雷因的右腕,反复舔舐着那道伤痕,然后用布条紧紧地包扎住。


    黑发少年低着头,并未直视伯爵的眼睛。


    我真的不记得你了…


    唔…


    初次见面,我叫界塚伊奈帆,从今天起请多多关照。


    欸…


    我们从头开始认识吧,熟悉的陌生人。


    黑发少年抬起头,坚定地看着眼前泪眼朦胧的伯爵。


    为什么…可是我…


    听说…不,没什么,你不愿意我们就继续谈正事吧。


    我想…和你谈…一辈子的…正事!


    找医生吧,你的伤。


    我们先谈正事。


    找医生才是最要紧的。


    我很好。


    我可不想背上谋杀火星高官的罪名。


    闭嘴。




    其实——


    我早已…死在你手上…千百次了…




    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


    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

月光谣【Free!】【CP:宗凛】

流水纸。0:

*反正就是个关于“求婚”的温情故事,BGM剧透。


 


凛走进房间的时候,看到宗介站在窗边的橱柜旁,不知在做什么。但似乎是意识到凛的靠近,他有些慌乱,背过手,转头看着凛稍显狐疑的目光,笑了笑。


“干什么呢你。”虽然心知宗介不会瞒着自己什么,但凛的脸上还是故意这样问了一句。


宗介往边上靠了靠:“没什么,整理东西罢了。”


凛本准备弯下身子给手机充电,听了这话,放下了手里的充电器,起身看向宗介:“哦?有什么发现没有?”


宗介张了张嘴,似乎想说什么,却忽然沉默了一下,转移了话题:“手机怎么那么快没电了?”


凛盯着宗介,没说话。


宗介被看得心里发毛,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手上的东西,眼神往左边瞥了几下。


凛双臂抱胸,移到了宗介的右侧。宗介的目光随着凛移动。凛忽然说:“诶宗介,东西掉了,是什么?”


宗介一惊,四顾查看,却不料凛猛地伸手,夺过了他手中的小盒子。


宗介知道不妙,显然是让凛发现自己看他东西了。果然,凛的神色变得有点怪异,脸莫名其妙地红了。


“那个……”宗介试探着开口,“你还留着这个呢……”


凛没有回答,微微谈了口气,看着手里的东西愣神,半晌才说:“为什么不留着呢?这么多年来,也就看着这个能让我安心了。”


宗介听后,没来得及回答,却被凛抢了先:“也是,这么多年了。从日本,到澳洲,再到和你在澳洲定居,那么多年了。”


宗介自然是知道凛的想法。这些年来有苦有乐,家人本不同意他俩交往,甚至多次出手阻挠,尤其是凛,心思本就细,受了不少委屈,好在如今结局尚好,能够突破重重阻隔与其相守,这般便是值得。怕是现在凛又回忆起当时,宗介却又不知道如何人开口打断凛的念想,只得呆呆站在一边,好久才憋出一句:“我现在已经能给你更好的了!”


凛抬头看宗介,只见宗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慌乱和不知所措。凛忽然就笑了,习惯性地抬脚踢了踢对方:“你干嘛啊。”


宗介摸了摸头没接口,表情和小时候一模一样,想了想才开口:“凛,你放心,我会好好待你的。”


“搞……搞什么!忽然告白干什么!”


看着凛也红起来的脸,宗介知道凛又害羞了,之前的不知所措一扫而空,伸手捏了捏凛的脸:“怎么,这个藏得那么好,这么长时间还不能习惯表白?”


凛扭了头,悄悄抬眼看宗介,见宗介温和的笑着望着自己,一如多年前的那天。于是便取下了手上原有的,又拿出盒子里的东西戴上,把脸凑到宗介面前:“喂,要喝可乐吗?”


 


那天凛回宿舍,把背贴在门板上,耳边似乎还满满当当全是百太郎吵闹的声音。转头看见宗介坐在桌边的转椅上,手里拿着什么,正背对自己,口中似乎念念有词。     


凛来了精神,蹑手蹑脚凑过去,伸手把手里的冰可乐贴到了宗介的脸上。时值初夏,气温还不算太低。宗介被冷冷的可乐吓了一跳,但立刻反应过来,一把抓住凛的手腕,看向凛嬉笑着的脸。 


“嘻嘻,”凛凑过来,“在做什么?”


宗介眼底闪过一丝慌乱,但很快消失了。他不着痕迹地把桌上的东西往墙壁方向推了推,然后接过凛手里的可乐,打开拉环,喝了一口,余光观察凛的神情。


凛似乎还没从督促学弟整理宿舍这件事情中缓过神来,穿着黑色的背心,外套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臂膀上,露出白皙的肩膀。凛的皮肤很白,非常干净,如此这般的穿着,配上其清秀的面容,更是平添了一份诱惑力。


然而,凛的表情却不那么好看,他一屁股坐在床上,打开了可乐罐,脸上写满了头疼和烦躁。


“怎么,又是他俩?”宗介站起来,在他身边坐下。


“还能是谁?爱和百百的宿舍真出了名的脏乱差。你见过从床下翻出一周前已经变成石块的面包嘛?你见过小H书随意乱放和教科书混在一起吗?你见过书柜里放着喝了一半已经发霉的酸奶吗?打扫真是累死我了。”


“……能让他俩房间从自然温馨的猪窝变成整齐干净的样板房,真是难为你了。”   


“他们要是有你半点好我就不用那么操心了。”凛叹了口气,却没听见宗介的回答,回头看到宗介一脸警惕的望着自己,“干嘛?” 


“不行。他们这样就挺好。”宗介忽然说。


“啊?”


“他们要是有我的好,你指不定就不喜欢我了。”


“……”凛听后,脸颊飞起两朵红云,“说……说什么啊!幼不幼稚?!”


宗介的占有欲凛自然是知道的,明明已经交往了一段时日,但是凛的性格却使得其没办法习惯于主动说出自己真实的心情。好几次,话都到了嗓子口,看到宗介,却又不由自主的红了脸,生生把话咽了下去。包括是表白的时候,如果不是和七濑遥打了赌,自己是断然不肯主动说“我喜欢你”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房间里的气氛莫名其妙暧昧了起来。想要打破这奇怪的沉默似的,凛想了想:“跑……跑步去吧!”


“今天你都累成这样了,还跑?”


“……你不去我去了啊!”说着,凛把外套拉链往上提了提,蹬着脚向门口走去。


每次害羞,不是脸红扭头,就是蹬脚大踏步走开。宗介心里好笑,觉得凛明显又毫不自知的行为非常可爱,非常天然,同时心里也不禁暖了一下:凛果然还是喜欢自己的。


这样想着,他也站起来,走到桌边,拿起了个盒子揣在口袋里,追着凛跑了出去。


 


虽说已经进入夏季,但是夜间的校园还稍稍有些凉意。四周传来晚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,这声音莫名带来了一丝清醒。


两人沿着学校的边缘并肩跑着。凛的脑后扎了个小小的辫子,随着颠簸轻轻地晃荡。宗介的脑海里忽然就起了一种冲动,便悄悄放慢了步子,滞于凛的后侧,趁着凛不注意,伸手拉了那小辫儿一下。


“喂!”虽然很轻,但是凛还是发现了,停下脚步:“你干什么?”


宗介笑了,嘴角上扬:“很可爱。”


凛咬了咬牙,白了宗介一眼,转头看向地面。


此时此刻的校园非常静谧。学生大都回了宿舍,况且他俩跑的又是学校人少的地方,四周更是一个人都没有。凛没由来地乱了手脚,想起江之前看的偶像剧,不都是在这种人迹稀少的地方做些脸红心跳的事情嘛?!


不不,我是个健康向上的男孩子,怎么可以如此少女?


凛想着,偷偷抬眼瞄宗介,只见对方却望着躲在枝桠间,悄悄露脸的圆月发愣。


“宗介?”


“啊……没事,只是……”他想了想,转身看着凛,“忽然就发了呆。”


“唔……嗯,那继续跑吧?”虽然应该用提议的语气,出口的却是问句。隐隐约约,凛觉得宗介有话对自己说,但是又是那般无法开口的心情,明明想直接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,明明刚刚进宿舍的时候看着他神神叨叨,就知道宗介有话说,关心的话,却像堵在了嗓子里,噎得心尖也生疼了起来。


“等等,凛。那个……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
 宗介向来不是多愁善感之人。却莫名其妙地看起了月亮,甚至是发呆,这是凛不曾想过的。这会儿又见其如此正经,凛的脑子不禁开始乱想。


难不成……他要和自己分手?


我去,为什么又如此少女了起来?难道是被江灌输太多奇怪的思想,导致自己也奇怪了?


但是,宗介这般严肃,到底要说什么啊。


殊不知,凛这些细碎的表情,统统被宗介看在了眼里。显然凛又是在胡思乱想,心情通过其小表情,在脸上一览无遗。若是在平日,宗介肯定不会放过这个调戏凛的好机会,但此刻,他握紧了口袋里的小盒子,嘴唇动了动,出口的却是:“我有东西要给你。”


或许再过十年,二十年,凛都不会忘记宗介在那一刻的神情。这个世界存在千千万万的可能,如此之大,偏偏就是遇见了山崎宗介,如此之小,偏偏只是遇见了山崎宗介。山崎宗介伸出手,打开纸盒,那里面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只是一枚小小的戒指。


但是,又不只是戒指。


是用可乐拉环制成的。


几个可乐拉环紧紧相扣,一环一环非常整齐,边角也有轻微打磨的痕迹,非常有个性的饰品。虽然价值不高,但显然是用了很多心思。


“你……你做的?”凛知道宗介并非这般心细之人,手工方面也不是很在行,如今却做出了这般作品,有些惊喜,更多的是感动。


宗介抓过凛的手,轻轻把戒指套在凛的中指上。


这意思,不言而喻。


“先套牢了,免得你跑了。”宗介拿起凛的手,看着便笑,“真适合你。”


“喂你这几天喝可乐都在做这个啊……”


“套住你哦,你现在就是我的了。虽然呢,这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,但我先把这个给你,以后有一天,给你换真的。”宗介抬手摸了摸凛的头发,将一绺乱发卡到凛的耳后,“很多事情,都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。以后总可能分开,如果你不能为我停留,那你就向前走,我会慢慢追,终有一天,会过去见你……喂!凛你哭什么!”


凛一把抱住宗介:“你疯了?说这么多干嘛?谁哭了?谁要和你分开?你敢分开试试?才不要你找!”


宗介听后没说话,只是轻轻在凛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:“真是太喜欢凛了。我也不舍得分开。所以,这个承诺,愿意吗?”


“问什么愿不愿意?!!如此强硬的为我戴上!怎么说不愿意!”


宗介笑了,凛把头靠在宗介的肩膀上,没有看到他眼中流过的一丝落寞。


“凛,月亮好美啊。”


 


“于是后来我才知道,你这家伙,说那些求婚一样的话,怕是早就知道自己的未来了吧。”凛靠在宗介怀里,慢悠悠的回忆。是啊,尽管当年宗介因为伤病放弃游泳,令自己颇为绝望,分开那些年也是难耐思念之苦,好在,如今,一切都已圆圆满满。


宗介摸了摸凛的头发,和当年一样。他抬起凛的手,抚摸着凛无名指上的微微反光的指环,分明是过了那么久,凛却把它保护得很好,显然是非常珍视。


“但是,我还是兑现承诺了不是吗?”宗介浅笑,眼角弯弯,透出无限温柔。


凛一听,跳起来,轻锤了他一下:“搞什么!我说了不要你找!我也不稀罕真的钻戒好吗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宗介一下一下地顺着毛,脸上写满了幸福的神情。想当年,凛不在身边,一切都是凛;而如今,凛在身边,凛又是一切。世间幸福千千万,唯有相伴不可负。


抬头,那轮明月和曾经一样,从云朵中悄悄探出眉目,凛举起那枚可乐戒指,用它圈住月亮,看着宗介说:


“宗介,月亮好美啊。”


 


 


 *注:【月亮好美啊】取自夏目簌石的典故。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在翻译某本英文小说中把I love you翻译成月亮真美。因为他认为只要用月亮真美来代表这一意境就够了。


 


 


 


itohime:

UUZ x 妖梦  

鬼は外、福は内!
撒豆节好有趣啊 幽幽子一如既往的发挥着吃货的本能
妖梦也玩的不亦乐乎 麻糬君只有委屈一下了


Rune:

圣诞老人每年都好累今年让圣诞妹妹来送礼物吧。高大上的水晶鲁道夫画不好啊就变成普通鲁道夫了!!虽然颜料换了美利蓝但是感觉画出来没什么变化。。【顺便参加了堆糖网的一个活动,有账号的话帮我点点赞什么的就太感谢啦~~~~【点这里  好苦恼,投了稿但是活动页面不显示我是投错了么。。


其实我是没什么圣诞节日气氛的状况。其实只是想尝试一下很难画的红配绿。去屎一屎好么

盛夏光年:

+家庭教师ヒットマンREBORN!+   岚战

——总是成为攻击的核心、永不停息、宛如怒涛般的暴风雨


狱寺隼人:Summer

phx:凡凡

协力:狗蛋,机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言就是魔都的废墟为什么那么....少.....好不容易有一个,去了还不能拍了....临时换地点简直不能再苦情呜呜呜,虽然还是留了些许遗憾不过1小时不到能出一套也....值了!希望下次还能战啊啊啊!!


再次感谢我的小伙伴们~你们辛苦啦(鞠躬



Lko:

进击的巨人同人作品,巨人歌舞伎町——花魁艾伦

轉逆線:

gold-edition 收到啦😌😌😌😌😌历经艰险